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经典日志
  •  2016/11/9 13:26:27

    追寻内心的宁静与释然

    美国一位著名心理学家认为:现代人之所以活得很累,心里很容易产生挫折感和种种焦虑,甚至不快,是因为迷失和被淹没在各种目标中的结果; 因此,把自己的思想搞得一团混乱,也就成了现代人生活中一件轻而易举的事。而且很少有人进行必要的自我调节。 人一旦处于这种混乱中,内心就会失去平衡,变得没有条理,生活的目标也跟着盲目起来。今天想... 阅读全文>>
  •  2016/11/9 13:26:25

    爱你,放牧天际……

      希望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一切还没有晚,幸福不会时时等着你,爱你的人不是随时可以出现,请你学会珍惜。   看到一个深爱着你的人为你而改变,因为爱你,他收起他的顽固脾气;因为爱你,他把你的兴趣也变成是他的兴趣。   喜欢一个人是没有原因的,他无悔的付出,都认为是值得的,只要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   其实我们的身边都有一... 阅读全文>>
  •  2016/11/9 13:26:22

    心情

    偶听到一个同学结婚了,很久以前的事自己却刚收到消息,有些诧异。这几年和许多同学失去了联系,因为学业上、生活上的种种变故。我像一个受伤了就喜欢躲在某个角落独舔伤口的狮子。大概因此是狮子座的吧。结婚的同学是我上技校认识的,坐在我前面一个喜欢写作的女孩,我也喜欢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所以就成了朋友,经常在一起聊天包括胡聊彼此写... 阅读全文>>
  •  2016/11/9 13:26:20

    真爱宛如生命般灿烂

    如今的社会盛行婚外情、婚外恋甚至其他的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我曾经写过“围城里的缤纷世界”,说的是各色各样的家庭婚姻生活方式,很多人认为:混乱的、没有道德底线的生活方式是无所谓的,是可以理解的,甚至,对各种不健康的行为都可以理解、包容,只要不危害社会、不危害他人,仿佛多么荒唐的性爱故事都可以接受。甚至很多人失去了是非观、羞... 阅读全文>>
  •  2016/11/9 13:26:18

    白狐背后感人的故事

      许多许多年之前一个寒冷的冬夜,飞扬的大雪给野地上光秃秃的那些树枝穿上了白色的棉袄。在银装素裹的世界中,雪地上有一团东西在蠕动,近了可知是一只腿受伤了的白狐。皮毛洁白似雪,在阴沉的林间艰难的前行着。      小路上有一赶考的书生虽然冻的哆哆嗦嗦,却还是坚定的迈着向前的步伐。雪越下越大,纷纷扬扬,白狐终于支撑不住倒下... 阅读全文>>
  •  2016/11/9 13:26:16

    那年月,正值春江水暖

    苏轼的诗句:“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耐人寻味,且富有哲理。改革开放初期,尽管形势仍是乍寒乍暖,但中国的农民犹如“春江之鸭”,最先感受到春的来临。 穿越记忆的隧道,还依稀记得,农村土地承包是从1978年开始的,当时过惯了生产队生活的农民心里装着参半的喜与忧。但从那以后,地里的庄稼不知从何时起一下子郁郁葱葱起来... 阅读全文>>
  •  2016/11/9 13:26:14

    尘世中那朵柔软清洁的智慧之莲

      偶尔在人行道上散步,忽然看到从街道延伸出去,在极远极远的地方,一轮夕阳正挂在街的尽头,这时我会想,如此美丽的夕阳实在是预示了一天即将落幕。   偶尔在某一条路上,见到木棉花叶落尽的枯枝,深褐色的孤独地站边,有一种箫索的姿势,这时我会想,木棉又落了,人生看美丽木棉花的开放能有几回呢?   偶尔在路旁的咖啡座,看绿灯亮... 阅读全文>>
  •  2016/11/9 13:26:12

    爱着就是幸福着

    爱是自己的事,与其他人无关,说这话似乎有点让人不能够理解,通常人们会说:如果付出爱,没有回报,那会是爱吗?事实上,我们在付出爱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如果指望爱的回报,那就是有条件地爱着,当你有条件爱着的时候,你的身心就不是自由的,爱的最终目的是让人享受生命的自由,爱着就是幸福的,无条件地去爱,你能够品出爱的味道,享受着... 阅读全文>>
  •  2016/11/9 13:26:10

    生命中最疼爱我的人走了

    “生命中所遭遇的一切,就像春天的玫瑰和秋天的果实那么的平常、不足以为奇;你若为之沉迷,为之没日没夜欢喜、忧虑、痛苦了,那就是一个没有脑子的人。”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用脑子生活着的人,遇事总能淡然一笑,不埋怨、不颓废,勇敢挺过,然当真正的伤痛像龙卷风突然肆意袭来时,我软弱得不如一棵小草。 那个晚上像往常一样平常,我走时,母... 阅读全文>>
  •  2016/11/9 13:26:08

    有一种病叫地老天荒

      午夜两点。我躺在床上给子建打电话:“明天是我们认识6个月。他怎么一点表示也没有?”我说的“他”是肖洛,我的男友。一个刚刚步入中年,事业有成的男人。子建大概还没完全清醒,声音里一股子被窝味:“你要他给你什么表示?”我说肖洛没有向我求婚。子建爱搭不理:你不是说他一早就告诉你了他不会再结婚了吗?他如今事业如日中天,有一个... 阅读全文>>
Copyright © 2016-2020 www.xinya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芽文章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