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感日志
  •  2016/11/15 14:08:13

    爱情的门槛

      她和他相识在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岁月里。     象牙塔内的爱情简单纯粹得不受世俗尘埃的惊扰。她的清纯笑容仿佛是一片质地精美的陶瓷,让他为之心旷神怡。和她在一起的时光,是他老家那片蔚蓝色的天空下,田野里迎风挥手的稻穗,明净而快乐。     物质上的清贫促使他更加发奋用功地学习,却也使得一颗早熟的心比旁人多添了几分善感的...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8:11

    我配得上你对我的信心

      她小巧玲珑,心思沉静;他朝气蓬勃,生性急躁。共同生活了五年,到了三十而立的时候。   沉静的她一心一意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有了许多成绩:她的画展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她的第一部散文集就要出版了,跟她学画的学生获了数不清的奖。事业上的成功让她看起来分外年轻动人。她常常觉得自己像一株角落里从不开花的桂花树,到了三十岁这一年...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8:10

    爱情来时,上帝打瞌睡了

      一年后的今天,南方的阳光暖暖的刺眼,习惯的打开信箱,信箱里有封伟的信。   伟说:我一直不知道你文静的外表下如何有一颗如此倔强的心,你和TIGER真的都这样信缘份吗?一年前的某一天,你打电话到他家,他妈妈告诉你,TIGER去她女朋友家了。而实际上,TIGER是去和那女孩做最后的分手的。   我在看信,有泪水静静的流...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8:09

    如果有个男孩为你哭

      一个朋友告诉我,他哭了,为了一个女孩。   “你一定很爱很爱她吧。”   “是爱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是吗?”   男孩在你面前哭说明他已经快要窒息了,如果你拉住他的手,他真的可以陪你走完一生;如果你放弃了他,他会很难再回到以前的自己。”   他的话音刚落,我心中突然很压抑……想到了他——那个曾经为我哭泣的...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8:07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

      当这栋五层的楼房倒塌时,霜正在一楼的办公室里加班,吃着石给她送来的夜宵。   他俩是一对新婚数月的小夫妻,恩爱非常。石比霜大八岁,从三年前认识起便对霜如珠 似玉的宠爱着。由于两人不在一个城市,几经努力仍无法调动到一个城市。直到半年前,石才辞去了工作,只身到霜所在的城市。   霜有一份报表必须在明天上交,但因为搞错了...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8:04

    梧桐树下的埋伏

      那年她不过十七岁吧,暑假住在乡下的奶奶家,半为避暑半为写生。   那是一个山青水秀的地方,虽然极其偏僻,但民风淳朴。碰到他是在一个傍晚,她躲在村里那棵最古老的梧桐下偷偷地吹口琴,是著名的《茉莉花》,吹着吹着就跑了调。这时旁边一声轻笑,转头看到他,站在不远处,瘦瘦的,一幅忍笑的表情,滑稽极了。   她顿时又羞又恼,白...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8:03

    谁是最有资格接受礼物的人

      男人是一家公司的高层,飞来飞去,已成家常便饭。男人每次外出,下飞机后,女人的电话准会响起。女人就问一句话:安全到达了吗?在男人看来,这几乎等同于废话。   这次出行也一样。男人上了飞机,心里得意得很,在另一个城市里,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正在等他的到来。男人沉浸在甜蜜的想象中,靠在椅背上打起了盹。   不知飞了多久,突...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8:02

    老鼠的爱情

      那是一个遥远的年代,一个属于饥饿的年代。罕见的大旱带来了罕见的饥荒,从春天的榆钱到秋天的橡子面,饥饿使我们这些年轻人无比憔悴。实践证明,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是治疗饥饿的最佳良药。那时候,在我的屋子里陪我一起挨饿的还有两只老鼠。每天晚上,它们不知是谈情说爱还是因为饥饿的吱吱叫声和着我肚子里的咕咕的不满,让我经常难以入眠。...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8:00

    生活对爱的最高奖赏

      多年前有一个鞋匠,在小城一条街的拐角处摆摊修鞋,寒来暑往,也说不清有多少个年头了。   有一个冬天的傍晚,他正要收摊回家的时候,一转身,看到一个小孩在不远处站着。看上去,孩子冻得不轻,身子微蜷着,耳朵通红通红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他,眼神呆滞而又茫然。   他把孩子领回家的那个晚上,老婆就和他怄了气。对于这样一个流浪...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7:59

    触摸一颗文字的心灵

      这是一个令我欣喜的清晨,我几乎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去阅读一篇两千多字的短文。她不是名家,甚至我在此之前连她的名字也未曾见过,她就如一朵初放的花蕾,俏俏然映入我的眼帘,散发着一抹幽香,在我的心头停驻。   这是一个灵性的孩子,我称她为孩子,因为实在她才是一个刚刚走出初中马上要进高中的学生。就是这个孩子,给予我的震撼却是... 阅读全文>>
Copyright © 2016-2020 www.xinya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芽文章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