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感日志
  •  2016/11/15 14:07:58

    有—种欺骗叫真爱

      有个男人下岗后,每天靠蹬三轮车养家糊口,在热闹的路旁等客,他总是用鹰一样的眼神搜寻着顾客,起初,同行们还以为他在积极地抢生意,后来才知,他只是因为怕遇到乡下的熟人而难为情。   逢到过年过节,这个男人整天不出车,而是溜达大小集贸市场,跟摊贩讨价还价,最终用三轮车驮回米油呀,粉丝、花生米……第一次男人买这些农产品回家...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7:56

    小桃的绿色恋情

      小桃是我的中学同学,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贫困生,每学期报名时,我们的名字都在学费减免名单里,相同的境遇让我们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我们一起交流学习,交换好吃的,还有成长的秘密。我们曾一起发誓,好好学习,摆脱贫困,走向上流社会。那年高考,我顺利考入了省城的高校,小桃却落榜了。   我们保持书信联系。不久,她就来信了...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7:55

    天堂里人人都有皮鞋穿

      当父亲给儿子东西的时候,儿子笑了;当儿子给父亲东西的时候,父亲哭了。      小时候,没有文化的父亲教育儿子:长大了穿皮鞋,当城里人。父亲说,他早年间到城里人家要饭,狗咬他,他拿打狗棍往狗嘴里戳,主人就拿穿皮鞋的脚踢他。   在20世纪80年代的鲁南农村,皮鞋是个稀罕物。“大皮鞋,呱呱叫,上火车,不要票!”小孩子...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7:53

    那片晚霞见证了我们的幸福

      当年,我和妻子都还在乡村中学教书。   学校的生活紧张而有规律,每到傍晚,我们就有充足的时间去体验乡村的闲适和恬静。   吃罢晚饭,我都要牵着妻子的手走出校门。天边的晚霞在那一刻分外美丽,霞光穿过路边的杂木林,象个调皮的小孩,与林中小鸟嬉戏。天幕下农家风景就是一幅精致的图画,远处近处的农家小楼象是水彩画高手有意的布...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7:50

    至高无上的爱

      不管他们选择的目标是什么,迫击炮弹还是落到了一个越南小村庄开办的孤儿院里。几个教士和一两个孤儿被炸死,还有几个孤儿被炸伤,其中有个大约8岁的小女孩。   村里的人到邻近的一个和美军有无线电通讯联系的小镇上去求救。最后,美国海军的一名军医和一名护士带着急救箱,乘吉普车急匆匆赶到村里。他们发现那小女孩伤得非常严重,如不...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7:49

    我交给你们一个孩子

      小男孩走出大门,返身向四楼阳台上的我招手,说:   “再见!”   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那个早晨是他开始上小学的第二天。   我其实仍然可以像昨天一样,再陪他一次,但我却狠下心来,看他自己单独去了。他有属于他的一生,是我不能相陪的,母子一场,只能看做一把借来的琴弦,能弹多久,便弹多久,但借来的岁月毕竟是有其归还期限...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7:47

    白色方糖

      周末在广九大酒店的“卡拉OK”里听歌,看到一个20岁的女孩走上台去唱。也许心理准备得不够充分,旋律响起后,她才唱了开头一句:   “雨潇潇……”   这个女孩跟不上旋律,非常尴尬,正不知所措,再也唱不下去了。   有一个大胆的男孩,从坐位上站起,快步走到台上,拿起另一只麦克风,站在女孩的身旁,待乐曲重又过渡到开头的...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7:46

    跪下来,叫声娘

      国庆节学校放假7天,热恋中的女友忽然提出来,要和我一起回一趟老家,见一见我的父母,我顿时变得惶恐不安。   从踏上列车的那一刻起,我就下定决心,要告诉女友自己家庭的真实情况。看到头一次出远门的她是那样的意趣盎然,又不忍心扫了她的兴致。   经过一夜颠簸,火车停靠在古城邯郸。我们又转乘汽车,坐了将近6个小时,才回到我...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7:45

    爱,无法承受之重

      母亲爱我。我是她的希望和寄托,她认定,我有现在的生活完全是她的功劳。只是,她从来没问过我,这种生活我是不是喜欢,这种爱,是不是重得无法承受。母亲认定,我这一生都欠她的。   母亲是那个年代为数不多的名校女大学生,好胜,个性强。父亲是那种献身事业的老一代知识分子。为了父亲,为了这个家,母亲做出了最大的牺牲。以致现在,...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7:43

    我在北师大等你

      她是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的一名老师。那一年,她带队到美丽的青岛招生。整整一天的考试,学生的资质都很一般,老师们都很疲倦了。就在老师们要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的时候,跑进来一个男孩。他穿着蓝运动衫,斜挎着一个黑色的包,怀里抱着一堆东西来到了老师面前。老师们都有些吃惊地看着他,因为他的穿着和神情一点儿也不像来考试的,就... 阅读全文>>
Copyright © 2016-2020 www.xinya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芽文章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