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感日志
  •  2016/11/15 14:07:25

    已经飞去的连衣裙

      我翻着白眼跑进屋子里换上了那条白裙子,又一溜烟儿地在月光底下胡乱地扭,围坐在院子里闲聊的街邻不知道谁说了一句,这丫头,换上裙子跟白荷花似的……   小禾比我大三岁,这个问题总会在我犯傻的时候不停地纠缠我。他干嘛比我大三岁,如果不是这三岁,我肯定会和他一样懂事,比他更早懂得爱情,如果不是这三岁,早点知道爱情的我就会嫁...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7:23

    我爱她,我的幸福,与她有关

      男人用力揽揽女人的肩,仍然笑。老老实实地说,想过。有一次我真的生气了,想一走了之。但是只下了两个台阶,就再迈不动步子了。是的,我爱她,我没有办法丢下她不管。在她身边,我很累,但离开她,我会心痛,我的幸福,和她有关……   他英俊,儒雅,有着不错的工作,是有口皆碑的好男人。没见过像他那样宠老婆的,外面的一切应酬统统推...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7:20

    五月的槐花

      母亲打来电话,告诉我故乡的槐花又开了。放下电话,轻轻推开窗户,一股晚风夹杂着城市特有的气味扑面而来。望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我突然感觉心里空荡荡的。   好不容易捱到天亮,随便装点了行囊,我便踏上了回乡的客车。   刚走到村口,远远的我便看到了坐在门前老槐树下的母亲。   “妈——”   我的喉咙里涩涩的,母亲抬...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7:19

    那个傻瓜爱过你

      男孩爱上了一个女孩,在第一眼见到那个女孩的时候,就毫无理由的爱上了她。男孩清楚,此生,他的心都会牵在这个女孩身上。或许,爱与恨一样,一点理由都没有,但却是最真实的情绪吧。   女孩并不知道这件事,甚至,她都不认识那个男孩,男孩只是默默地在一角守侯着她,看着她……  男孩很有魅力,他的身边总是会有不同类型的女孩出现,...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7:17

    谁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故事发生在美国的一所大学。   在快下课时教授对同学们说:“我和大家做个游戏,谁愿意配合我一下。”   一女生走上台来。   教授说:“请在黑板上写下你难以割舍的二十组人名。”   女生照做了。有她的邻居、朋友、亲人等等。   教授说:“请你划掉一个这里面你认为最不重要的人。”   女生划掉了一个她邻居的名字。  ...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7:15

    美丽的谎言

      这是一个很感人的故事:   他是个哑巴,虽然能听懂别人的话,却说不出自己的感受,她是他的邻居,一个和外婆相依为命的女孩,她一直喊他哥哥。他真象个哥哥,带她上学,伴她玩耍,含笑听她唧唧喳喳讲话。他只用手势和她交谈,可能她能读懂他的每一个眼神。从哥哥注视她的目光里,她知道他有多么喜欢自己。   后来,她终于考上了大学,...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7:13

    鸿之泪(感天动地,人类的反思)

      不懂怎么表现温柔的我们,还以为殉情只是古老的传言。   ——题记   引文   有这样一种仙境:在丛林深处,随林荫小道踏着落叶而发出的“吱吱”响声陪衬着天鹅悠扬的欢鸣。轻轻拨开垂落在地的柳幕,一座无边无际的瑶池映入眼帘,好似银河下界般伏在你面前,湖面不断冒出水气,使人飘飘欲仙。洁净的天鹅互相戏闹宛若天境上绰约多姿的...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7:11

    爱我请别离开我

      我用一瞬间的记忆凝固尘封的心,在这个孤冷的深秋,微风轻拂脸庞,我将回忆轻轻抹上眉梢,放你给的温柔于你宽厚的胸膛。如果你说你注定是茫茫海际中那一艘孤独的小舟,那么亲爱的,请允许我默默地伴你出航,你会一直在我的航线里,我会一直停留在你温柔的臂弯里,永不厌倦。   只要心中心中有爱,就不会惧怕前方的风雨,我想我已经做出了...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7:08

    擦肩而过的爱情

      当我每天骑着自行车在这个城市里往来穿梭的时候,我恨极了这个城市的平凡与落后。像每个年轻的都市人一样,在不停挥霍青春的同时,竭力想把握什么,却终无所成。   我想,我该离开这座城市了,离开这个属于我的城市。这也是我唯一能背叛的东西。   北京,2001年某月某日,某路段地铁站。   每天,我会在这里上车,经过三个站点... 阅读全文>>
  •  2016/11/15 14:07:07

    那年夏天

      曾经以为世界很美,没人掉眼泪,吹熄蜡烛,许的心愿,全都会实现。   ——题记   那年夏天,我们穿着整齐的校服,靠在校园的栏杆上,相视而笑,黑色的眼睛,明亮的瞳孔,印出我们的年华。那个季节,杨树上像棉花一样的小白絮又开始飘飞了,那是比蒲公英更小巧的小东西,偶尔会飞到人的身上,让人无奈的一次次用手拨弄,但它们仍旧淘气... 阅读全文>>
Copyright © 2016-2020 www.xinya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芽文章网 版权所有